您的位置: 主页 > 银行从业 > 商报星周刊披露史上最疯追星事件(组图)

  一直都以为疯狂粉丝都“在那遥远的地方”,没想到她突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撞进了我们的视线旬的老人用跳海的方式结束自己生命后,13年追星的故事,不但没有结局,反而成了另一出荒唐闹剧的开始。根据香港同行传过来的消息,昨天,杨丽娟和母亲跑到刘德华位于旺角山上的寓所前大吵大闹,要求刘德华出席星期二杨父的葬礼。最后,警车出动将杨丽娟母女送下山。

  中国人以死者为大,但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我还是不得不说:“老人家,你真的好剽悍。你用漂亮的字在遗书中写道:刘德华,你应该见见杨丽娟,她为你付出了13年。”这样的理由在你看来是天公地道。但如果有个不相干的女人自称等了你13年,你是否应该抛妻弃子随她而去?我为了考北大也苦读了12年,但最终没能如愿,我是否应该逼我爸爸去跳楼,然后号召全社会呼吁北大校长破格录取我?

  老人家走了不归路,在遗书里还以死为女儿再次争取见刘德华的机会,莫非人的生命就只值这也许永远无法达成的一次见面?老人家的遗书如同“尚方宝剑”,杨家母女继续走他们的荒唐之路。“爸爸连命都赔上了,刘德华是罪人,他应该来为爸爸磕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追星家族爱疯爱闹是他们的事,崇拜谁是他们的自由。但是,在背后推波助澜,不怀好意的部分人的行为却显得异常可耻。

  有了一些人的资助和打气,疯狂的母女一再强化自己的强盗逻辑。真的很想问问这些资助者,你们究竟希望看到什么结局,希望在舆论的逼迫下刘德华就范?还是杨丽娟自己最终不堪理想破灭而继父亲后尘?你们用你们卑劣的道德观冷静地观赏,无耻地起哄,以参与者的身份继续这早该结束的闹剧。

  也许有人认为,刘德华见杨丽娟一面,痴情女13年梦圆,满足地返乡重新开始,完美。但这样的大团圆有怎样的后遗症?无数粉丝将效仿,动辄跳楼、割腕要挟,今天是要见面,明天也许就是要上床了。开了这样的头,以后如何收场?谁来为这些有幻想症的疯狂行为买单?不久前,一个女人抱着1岁的孩子去找媒体,称爱了何炅11年,如果何炅要她,她立即抛夫弃子。

  本来是一件挺悲凉的事情,可是偏偏有些无耻的人还在踩着人家的悲剧往上爬。比如某“相当著名”的前网络歌手,关键时候跳将出来,主动捐钱资助,为此还公告天下,大张旗鼓地搞个捐赠仪式。那点不要脸的臭心思,谁人不知?还有更恶心的上海某刘姓商人,自称要去整容整成刘德华娶了杨丽娟,我们谢天谢地希望他说话算话。有的人,就爱哪里臭往哪里凑。

  有人每天都在讨论社会责任感,假惺惺地分析应该如何帮助这对无助的母女。其实刘德华才最无助,一条命债在身,即便天下人都说“华仔,与你无关!”但他内心真能过得去么?因为一个粉丝的爱,导致了这么多可恨的事情、可恨的人出现,究竟是粉丝病了,还是大家都病了?

  也许最好的收场方式就是:媒体联合起来,从此不再对杨丽娟事件进行任何报道,让事情慢慢地淡化,随风而去。媒体应该做的是做正确引导,而不是在背后一脸阴笑地推波助澜,如策划真人秀般等着看笑话。追星的几重境界

  凡偶像拍的电影电视皆观看,凡偶像出的唱片皆恭听,偶像的新闻皆倾情关注,床头、办公室墙上全是偶像的微笑。有人敢说偶像半句坏话,一定努力捍卫,实在说不赢,那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默咒对方500遍。遇上偶像来到自己所在城市,一定想方设法请假、买票一睹芳容。实在错过见面机会,痛哭一晚方能一解内忧。

  花钱看电影,唱片只买正版,代言产品都尝试。别人说偶像半句坏话,必口若悬河滔滔江水般地循循善诱,碰到负隅顽抗的,定会使出周星驰在《九品芝麻官》中的绝技,将对方骂得肝肠寸断,悔不该当初说了句心里话,后遗症将绕梁三月而不绝。遇到段数高,无法驯服者,回家之后直接将其拖入黑名单,老死不相往来。如果偶像要到所在城市,哪怕是卖血、丢饭碗、被学校处分,也要前往瞻仰,绝无可能错过见偶像的机会。

  直接加入专业粉丝机构,所赚的钱全都用在打飞的追星上,知道偶像每天的行踪,偶像要是开演唱会,必定在能力范围内,场场跟随。很多人听演唱会都巴不得免费,但对这种“高粉”来讲,简直庸俗!我们不为偶像买单,谁买单?我们不扎起谁扎起?这种“高粉”容不得别人说偶像半句坏话,动不动就像《疯狂的石头》里的保安三宝,抽皮带打人。遇到偶像被记者写了负面,定号召“同类”将该报社电话打爆,集体声讨之。

  偶像的存在成了生命的全部,父母、伴侣、孩子全都敌不过那虚无缥缈的一张脸。为了偶像毁了自己,更夸张的是还要累人累己,害了别人一生。杨丽娟这样的追星逼死老爸;约翰·欣克利为了引起偶像朱迪·福斯特跑去刺杀总统里根,导致人员伤亡,自己也将青春岁月都费在了精神病院;猫王的一位女粉丝在猫王去世后,郁郁寡欢,从此不再出门,每天抱着猫王的照片呆坐,搞得丈夫离她而去,在自己的幻想中孤老一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深知对偶像最大的支持,就是购票看他们拍的电影,花钱买他们的正版CD,演唱会来了,在自己能力范围内选择最能承受的票价。对偶像的作品既要支持,也要能挑刺,客观公正评价,才能让偶像进步。不搞“种族歧视”,有共同爱好的人一起HAPPY,不喜欢自己偶像的人,则求同存异。有机会见偶像,只是叫几声我爱你,送上祝福和礼物,没机会见,就把祝福默默放心中。有组织有纪律地见偶像,既不妨碍偶像,也不影响他人,更能给偶像带去心理上温暖的安慰。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1

  杨丽娟是不是史上最强的粉丝?如果我们愿意把目光放到全球范围,那么,我们只能告诉你,她最多排名第三。看看人家美国人,为了追星,还刺杀总统!

  美国前总统里根算是倒了八辈子霉,遭遇了史上最无厘头的事——一个与他毫无相关的人开枪刺杀他。不是因为他们有深仇大恨,也不是因为那人是反对党的杀手,而是那个叫约翰·W·辛克利的年轻人,爱上了著名女星朱迪·福斯特,为了吸引她的注意,赢得她的尊重和爱情,英勇地刺杀总统。在1981年3月30日,里根莫名其妙十分委屈地挨了1枪身负重伤,险些命归黄泉。遭受无妄之灾的还有总统秘书詹姆士·布拉迪,中枪后大脑永远瘫痪,同时还有2人受伤。辛克利后来被诊断为精神病,被判免罪,却将青春年华永远奉献给了精神病院。

  在歌坛上最具影响力的歌手之一约翰·列侬,于1980年12月8日,在自己寓所门外遭遇顶级疯狂粉丝查普曼,连中5枪不幸身亡。这名叫查普曼的男子把“爱你爱到杀死你”演绎到了极致,他无法忍受全世界都为这个男人疯狂,自己却如此渺小,不能得到对方的关注而独享列侬,终于走上“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的道路,开枪灭掉偶像。事后,查普曼被判终身监禁,目前一直在争取获得假释。鉴于他的刺杀对象较之里根稍逊一筹,屈居第二。

  这件事情也无需多说,是近期最热的闹剧。兰州女杨丽娟喜欢刘德华而疯魔,不但初二就辍学,13年来从来没有工作,满脑子都是如何与刘德华相会。奈何愚昧的她以及她的家人找不到好的途径圆梦,而导致倾家荡产,今年3月26日,杨丽娟的老爸因为头天晚上刘德华与女儿见面却不给单独相处的机会,而怒投维多利亚港湾,葬身大海。遗书中除了声讨刘德华,还不忘以死明志,要求刘德华单独会见女儿,让人可悲可叹又可气。本以为老父跳海是13年追星的结局,却没想到只是闹剧的开始。

  “四大天王”各有疯狂的追星族,黎明同样也不例外。2000年2月,一位26岁的女子因狂购所有黎明代言的产品,而欠下了约20多万元的信用卡债,被人用电话以及上门追债,导致精神恍惚。无法承担承重的债务,该女子在寓所内留下遗书并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而亡,至死手中仍握有黎明主演的电影影碟。不知她购买黎明的产品是为了支持偶像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最后的结局却是让人噘叹。这令人想起十几年前,有位女粉丝因想见黎明,竟然十余次冒死偷渡,每次都被遣返。不知这名女子现今何处,回想当年会否感慨太傻。

  疯狂的追星事件总是与人命有关,又有个年轻的生命险些为了明星而消失在人海之中。所幸的这一位自杀未遂,被成功救活。在2005年亚洲巡演的最后一站广州天河体育馆中,周杰伦宣布两年之内不会再举办演唱会,年仅17岁、身患偏瘫的歌迷周枫倍感绝望,竟在演唱会过程中一口气吞下30颗安眠药企图自杀,之后经医院及时治疗才保住了性命。疯狂指数: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2页2

  众所周知,10年前,重庆有女子为了看刘德华的演唱会而去卖血。没办法,谁叫10年前经济还不发达呀。好在现在实行义务献血,也算堵死了这条路。

  唱《狼爱上羊》而走红的汤潮在北京首场歌迷见面会,一位女歌迷上台送汤潮礼物,上台后露出自己的整个后背,上面写着:汤潮。让全场人目瞪口呆。瞬间,这位女歌迷转身的时候竟然将自己的上衣全脱了下来,胸前写着“我爱你”几个字。工作人员连忙上台制止,但是女歌迷却死命拉着汤潮不放手,嘴里一直喊:“汤潮,我爱你!汤潮,我爱你!”

  有一个孙燕姿歌迷小君,因为思慕偶像成狂,居然严格按照偶像的五官做了整容手术,前后判若两人,俨然一个小燕姿。而孙燕姿本人对于歌迷的一片赤诚还不知情,经纪公司却有些担心,表示日后会善意地提醒歌迷,不要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N多歌迷都做过这样的事情,见到偶像后会因为激动万分无法言语,只得以下跪来表达心中的敬仰之情,比如安七炫的某女粉,比如一位追谭咏麟的阿伯。当然,上次张学友在重庆开个唱时,几位粉丝上台献花被阻,当场跪倒在地请警察放行。

  曾经张柏芝到重庆某地演出,一亡命之徒不顾警察们的围追堵截,冲上舞台竟然突施咸猪手,把张美女抱了起来,激动地转了一圈,当即让张美女花容失色,吓破胆,被人占了便宜而无处出气。后来,那位“登徒子”被拖下舞台。本版稿件记者汪阳

  看到杨丽娟一家倾家荡产追刘德华,居然还要卖房子卖肾,负债累累,这让小记实在想不通,他们钱都花到哪里去了?追星其实是没那么难的,只要你用对了方法,走对了门路,没有非分之想,定会达成愿望的。为了帮助正常粉丝的正常愿望,记者特地将追星指南倾情奉献,帮助你正确地追星。

  歌迷会也是最接近明星的机构,各地都有很多明星的歌迷会,得知偶像到来的情况,歌迷会都会组织接机、送机、扎场子等活动,有组织有纪律,还有机会把自己准备的礼物亲手送到偶像手上。事实上,很多媒体也和歌迷会有合作,常常邀请歌迷会的人和明星做互动活动,这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如果你的老爸没有万贯家财,你就只能靠自己。等你学有所成,当上大老板,指定广告代言就要自己的偶像,然后假公济私,一起吃顿饭、合个影签个名还有何难?搞不好哪天你成了成功人士,还可以壮着胆子追自己的偶像。即使你还达不到请偶像代言的层次,你要打个飞的,或者漂洋过海追星,也不用逼你老爸去卖肾。

  大家不要太歧视所谓的“狗仔队”,如果你真的喜欢明星,恰好又有过得去的文笔,当娱乐记者实在是一个好的办法。借着采访的机会,合个影、吃个饭,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运气好的话,碰上偶像特别欣赏你,还可以改行当他(她)的经纪人。到时候,你只会嫌偶像天天叫你跟着,不给你个人空间的。

  明星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住酒店。所以,酒店是最能够接近明星的地方。你可以为偶像开门,为偶像上菜,为偶像打扫房间……当然,酒店最好是五星级,大牌明星放着五星级酒店不住,下榻招待所的情形,本记者还真没见过。

  现在的明星总是多栖,但凡身体能动的,都要拍个电影电视剧什么的。所以,当群众演员也是一条路。如果你运气超级无敌好,还可以与明星演对手戏。当然,千万别像周星星一样,把鼻涕往偶像脸上滴。

  那个女孩,早已不是偶像崇拜的问题,社会由此引起的教训,应该是如何快速、有效地救治精神障碍者。

  在表面上,精神疾病患者,往往与正常人差别不大,但是事情的严重性就在这里。我国很多媒体更没有精神疾病的知识,常常为了刺激读者眼球而宠爱一些怪异人物的怪异行为,结果等于是宠爱精神疾病,怂恿应该治疗的患者闯荡社会,甚至把他们“培养”成了“社会公众人物”,造成巨大的社会灾难。

  我劝媒体应该学刘德华,彻底中断对话系统,设法安排治疗。再跟着转,自己也犯病了。我再说一遍,这事与偶像崇拜无关,不要扯在一起,否则,全国各种各样可爱的“粉丝”们实在是蒙冤了。(如果我的粉丝也这样,我会)赶快募款,设立精神疾病治疗中心,第一时间把她送去。摘自余秋雨博客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3页3

Power by DedeCms